艺文青:追拍魔术师 真真假假逼导演上「绝路」 《扭计魔术师》(受访者提供)艺文青:追拍魔术师 真真假假逼导演上「绝路」

本来是一支花,魔术师却变出白鸽;刀插入舌头,下秒又安然无恙。魔术师该是最好的演员。辛丹斯电影节为美国独立製作影人的重要舞台,上月在港带来多部精彩好戏。其中纪录片《扭计魔术师》(The Amazing Johnathan Documentary)追拍明星魔术师,自称患上绝症,后来愈拍愈迷。导演亲述自己拍到有如踏钢线,被真假逼上「绝路」。

1980年代一个称为「犀利乔纳森」(本名John Szeles)的魔术师红极一时,并爆出他吸毒。2014年乔纳森在台上表示自己被诊断患上心脏病,只剩下约1年命。年轻导演班博曼欲拍摄其纪录片,乔纳森一口答应。乔纳森3年后仍健在,令导演怀疑到底其病是否真实。班博曼忆述驾车至拉斯维加斯,首次与对方见面:「我敲了一下门,过几分钟后乔纳森来开门,一脸病容,简直是垂死的状态,令我很担心。他走到一半,突然把步行架都飞开,大笑说『我玩你啦』……我是如此认识他的,哈。」

人不可能没有印象、预设甚至偏见。导演跟乔纳森相处,经常面对对方的「玩」及说笑,逐步建构其一套充满怀疑的想法,亦无可厚非。乔纳森后来决定复出巡迴表演,杀个措手不及的是,现场竟有另一队摄製队,正在拍摄其纪录片。班博曼需要立即改变策略,亦开始追查此队摄製队底细,被指是奥斯卡得奖团队,令班博曼大感压力。愈查愈发现,有更多摄製队正在拍乔纳森呢。

导演介入纪录片当中

「纪录片者各有不同介入程度,有些希望很抽离,但我已经无可避免,不如把自己都放进那个『真实』当中。」班博曼说。班博曼拍了很多令自己苦恼的画面。他又打电话给朋友及父母,讲讲事态,让他们的意见纳入片中,人人也有份建构真实。日渐回想童年经历,他再次意识到自己对死亡题材尤其在意。情感会左右判断,他进一步反思自身,是否因而影响对乔纳森的观感,错怪对方。

作品烂尾成数很高,这才令导演最为执迷。望得到更多爆炸性元素,班博曼似乎走「歪路」。乔纳森一直不讳在镜头前吸毒,但要求导演把画面打格。班博曼不想打格,乔纳森便随口说如果导演在镜头前一起吸毒,他便肯。班博曼竟然做了大量法律搜寻,询问朋友。观众看片时,心中亦会大叫唔好,被玩得团团转。

不知笑好喊好,导演把此等拉扯放在戏中,用幽默及坦然看待一切。每每走上绝路吗?导演笑说:「这是一个过程。好多时我们想逃避障碍,但当障碍变成自己的一部分,不怕弄出奇怪的方法,原来仍有路行呢。」

文:小东

相关推荐